茗若希什么时候更新

上学艰难,更新随缘

伽小的汉尼拔paro(3)

食/人/魔伽✖️咖啡店老板小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内涵食/人,都市/传/闻,等一切少儿不宜内容,请谨慎入内


雷者勿入,禁止ky靴靴



ready?——————

go——————






红,满眼的红。



尖锐的鹿角毫不费力的刺穿了少女单薄的身躯,鲜红的血液染尽了她纯白的睡裙,尚未来得及闭合的双眼,早已黯然无光的瞳孔直愣愣的望着天空,微微开阖的双唇又仿佛诉说了什么,无人倾听……




“……斯”



“…阿卡斯…”



“阿卡斯!”



终于在小心的呼喊声中,阿卡斯脱离出了自己的思绪。


“啊,抱歉。走神了……怎么了?”


“你的早餐。”小心将手中的托盘往桌上搁下,转身转进吧台里继续做着开店的准备工作。


“哦!谢了小心。”阿卡斯搔了搔那头酒红色的头发,口上应着谢,手却没有动向那盘荤素俱全的早餐。他捏着叉子不停戳向被煎的酥脆可口的培根肉,转首看向吧台里的小心。



“小心,你和伽罗交……呃……我是说,你们在一起多久了?”阿卡斯有些别扭的换了个说法。



小心并没有在意阿卡斯突然转换的提问,抬起右手看了眼手表。



“5年6个月18天9小时36分15秒……现在是16秒。”手上的活没停下,小心缓缓吐出一连串的时间,精确的令人发指。



“呃……好吧……”阿卡斯有些尴尬的揉了一把鼻子,在得到自己并不是很需要的答案后也住了嘴,默默的开始咀嚼起已经被自己折磨的不成形的培根肉。



尴尬的气氛就这么持续了挺长的一段时间,直到被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所打断。阿卡斯有些不好意思的冲正在浇花的小心笑笑,转手摁下屏幕上闪烁的接听键。也在同时,伽罗推开了店里的玻璃门。



目送着阿卡斯快速离去的身影,伽罗半倚在吧台桌上,莹蓝的眸子透过金丝边平光眼镜静静注视着手不停歇的青年,最后露出一个温雅的笑容。



“小心真的不论什么时候都很漂亮呢。”伽罗直起腰杆子,缓缓踱到小心身后轻轻环住了他劲瘦的腰身,在那头紫黑的头上蹭蹭,把下巴搁到小心的头上,不动了。



“伽罗……”小心轻轻挣动一下,却败在了身后男人的力量下,无奈的任由伽罗抱紧自己。



“………”伽罗的唇畔悄然靠近小心温凉的耳朵,悄声说着什么。显而易见的,小心的耳尖也染上了一抹红。



“伽………呃………很抱歉打扰了,但是我还是要说。”阿卡斯异常激动的破门而入,但这份激动在看见两人的互动后被毫不留情的削了一半。颇为尴尬的清了清嗓,阿卡斯很难得的敛去了那一脸的玩世不恭,披上了严肃的外衣“刚刚接到消息,那件‘鹿头少女’的案/子,已经宣告结案,凶手已经被捕。这次真的多亏了你啊伽罗,否则不会这么快的。”阿卡斯隔着吧台拍了拍伽罗的肩抬手瞄了眼手表的指针,回到座位拎起公文包,朝着两人挥挥手,心情极好的走出小心的咖啡店。



“结案了……”小心拿起手边的毛巾擦干手上残留的水珠,就着伽罗环在腰上的双手原地转过来无比自然的环住了伽罗修长的脖颈,对着那张勾人的薄唇实打实的献上一吻。“谢谢,伽罗,这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欸,这只是前菜,正餐,还没呈上来。很抱歉了小心,正式的礼物我忘在家里了,要等你亲自回去拆了。”伽罗腾出一只手来轻揉着小心的头发。



“嗯……今天不开店了……休息。”



“嗯,回家。拆·礼·物。”



伽罗转过头深深的看着阿卡斯离开的方向,默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我也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呢,好好期待一下吧,阿·卡·斯。”



—————TBC—————



最后,小心生日快乐哇!!!

好久没更新了,求别打我(你还好意思说)

再次声明,本人为年更低阶文手,佛系更文,取关随意。

前篇请去主页


来自作者的瞎bb:


OOC到没边际


超无厘头的脑洞


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系列


因为最近三次元的事情太多了,都没时间码字了,趁着周末赶紧写了一个小段子。


cp:伽小,花小友情向!

雷者勿入,禁止ky谢谢



ready?———


go!————








小心有轻微的低血糖是个众所周知的秘密。轻微低血糖嘛,吃点含糖的东西就可以缓解了,很容易解决的………个屁。花心愤恨的咬着自己无辜的手指头,看着小心再一次无视了桌上的那一罐糖果,一口气憋的不上不下,真心难受。




“不就是吃个糖嘛,那死小孩在倔什么?”花心把视线从手机上撕下来,转头问向一旁专心致志研究菜谱的甜心。




“小心不爱吃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甜心淡定的翻过一页菜谱。




“反正伽罗在这,你瞎掺合啥?”甜心合上菜谱,瞥了眼深宫怨妇般的花心,叹了口气,“你看家伽罗给的糖小心哪次没接过?”




好像是这样的……花心愣了下,‘等等,这更不对了!凭啥本主角的糖他不要,只要伽罗的?’花心隐隐觉得自己吃了口无形的狗粮。




还有没有人性了?花心自暴自弃的往沙发上一躺,拿起手机开始刷。




门把转动的声音响起,虐狗的回来了,花心暗自腹诽道。




“小心,吃糖吗?”




小心不会吃的,你放弃吧。花心抱着最后一丝幻想。


“嗯,葡萄的。”




不好意思,我错了,我退群。





                                 —————END—————


那什么的第五幼儿园


和NO宝一起写(画)的联文哦 @嗯哦请按字母读音谢谢。 



奈布·萨贝达是一位新入学的小朋友。就在刚刚和每个同学打好关系的时候,偶然的遇见了新朋友的艾米丽·黛儿小朋友和艾玛·伍兹小朋友的亲亲游戏。


“艾米丽艾米丽!我们来玩亲亲的游戏吧!”小艾玛抱着一旁看书的艾米丽的胳膊,摇啊摇。


“好呀。”


“啾”


这个场面被这时恰好转过头来的奈布小朋友看见了。


“为什么你们可以亲亲啊?”小奈布白嫩的脸蛋有些红。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艾米丽抱住艾玛


‘好朋友就可以亲亲嘛?’奈布心下也有了点小心思。


——第二天——


“杰克!”奈布跑向擦着面具的杰克


“奈布!”杰克猛的回过头


“啾”


‘欸?!‘


’啊!‘


两个人不小心亲到嘴上啦!


“如果两个人亲到一起的话会有小宝宝的哦。”奈布想起了艾米丽之前和他说的话,心里有几分慌乱。


‘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会有小宝宝的啊啊啊啊啊!

奈布·萨贝达是一位新入学的小朋友。就在刚刚和每个同学打好关系的时候,偶然的遇见了新朋友的艾米丽·黛儿小朋友和艾玛·伍兹小朋友的亲亲游戏。


“艾米丽艾米丽!我们来玩亲亲的游戏吧!”小艾玛抱着一旁看书的艾米丽的胳膊,摇啊摇。


“好呀。”


“啾”


这个场面被这时恰好转过头来的奈布小朋友看见了。


“为什么你们可以亲亲啊?”小奈布白嫩的脸蛋有些红。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啊。”艾米丽抱住艾玛


‘好朋友就可以亲亲嘛?’奈布心下也有了点小心思。


——第二天——


“杰克!”奈布跑向擦着面具的杰克


“奈布!”杰克猛的回过头


“啾”


‘欸?!‘


’啊!‘


两个人不小心亲到嘴上啦!


“如果两个人亲到一起的话会有小宝宝的哦。”奈布想起了艾米丽之前和他说的话,心里有几分慌乱。


‘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会有小宝宝的啊啊啊啊啊!


“如果两个人亲到一起的话会有小宝宝的哦。”奈布想起了艾米丽之前和他说的话,心里有几分慌乱。


‘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会有小宝宝的啊啊啊啊啊!‘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通红的脸蛋,跑开了。


——过了几天———


’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天肚子还是没有变化啊?‘小奈布低头打量着自己平坦的小肚子,皱起了小小的眉头。


——又过了几天——


“杰克,陪我去下厕所,我肚子有些不舒服!”奈布的语气有些激动,拉起杰克的小手就往厕所奔。


“嗯”


“快快快,听听有声音吗?”奈布卷起衣服,对着杰克说道。


小杰克蹲下身子,缓缓贴近奈布的小腹,认真的听着。



“没呢。”小杰克抬起头


“太好啦!”奈布本来紧张的心顿时平静下来,身边还开出了几朵小花花。


“艾米丽!我跟你说……………”奈布挥舞着小手兴冲冲地把事情告诉了艾米丽。


“噗呵呵”艾米丽轻笑出声


“怎么啦?”奈布很是疑惑


“奈布哇,那个是我逗你玩的啦。亲亲是不会有小宝宝的啦!”


“欸……欸!”


                                        ———TBC—————

首发啦!

画走这里:http://no067.lofter.com/post/1eae44a6_12ab74392

我媳妇给画的情头!我不管,吹她!爱她!比心心三连jpg. @嗯哦请按字母读音谢谢。 

敬请期待哇

嗯哦请按字母读音谢谢。:

下一周会和老攻一起开个连载【cp:主杰佣】,前期是幼稚园paro!
两周一更【可能因为节假日或者考试变动】
敬请期待!

伽小的汉尼拔paro(2)

突然jio得……我是不是很久没更新了?(haoyisi)
今天上课的时候猛然想起自己的坑还没填完x
索性就先填坑吧(buni)


重度OOC 重度OOC 重度OOC
内含食//人,怪//诞,等一切少//儿//不//宜//的东西x
雷者勿入,禁止ky靴靴



Ready?———
Go!—————



伽罗打开了阿卡斯递过来的文件袋,仔细阅读着那叠A4纸上密密麻麻的黑字,陷入了沉思。阿卡斯抬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透过咖啡的热气打量着对面的蓝发男人。恍惚间他又想起凯撒曾对他说过的话……

“阿卡斯,你可要小心点啊。”紫发的的风//骚//男//人灌下一口啤酒,声音有些嘶哑。

“为啥?”阿卡斯有些不以为然。

“伽罗他啊……是个危险又安全的人。”凯撒盯着手中的酒瓶子,手指划拉过瓶身,沾了一指的水珠子。

“唔?”阿卡斯猛吸一大口烟,有些不明觉厉。

“我和他师出同门,但却从未真正了解过他什么,但我唯一能保证的是……他是个真正的天才。”凯撒晃着手里的烟盒子,卡拉卡拉的,最终扒拉出来一根,但也不点燃,默默的拿在手里把玩。

“他原本是医学系的高材生,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转来我们心理系。”凯撒把烟随手扔到一边,又抓起啤酒一次性喝光。 

“走了,断刀流还在等我。这也算是我的一点小提醒吧。”说罢,拍了拍阿卡斯的肩膀,抓起一旁的大衣潇洒离去。

阿卡斯将烟吸尽,碾灭了烟头后掏出钱包拍下两张红币,朝着凯撒离开的反方向走了。

回忆结束,阿卡斯放下杯子,发现对面的男人早已阅读完毕,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掩饰般的轻咳两声后正视伽罗。

“有什么发现?”

“男,40岁上下,有个女儿,还挺漂亮的那种,家庭幸福,生活条件挺不错,有个独栋的房子,哦,还喜欢狩猎。”伽罗撑着下巴,缓缓地将嫌//疑//人的条件吐出。见对面正在奋笔疾书的阿卡斯有将语速放慢了几拍。

阿卡斯咬着笔杆子,重重的在独栋房子上划上了圆圈。

“抱歉,以我的能力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没事,多谢。我还要一会儿开会,先走了。”阿卡斯整理好资料,站起身。

“有空再来啊,二卡子。”伽罗朝着阿卡斯挥了挥手。

“不准叫我二卡子!”

“再见,二卡子。”

回应他的,是咖啡店玻璃门甩关上的声音。

“你在领他走向正确的答案。”小心转出吧台,直径走向伽罗。

“嗯哼”伽罗有些得意

“……”

“放心吧小心。”伽罗揽过小心,轻吻着他的额头。

“他们还没那本事查到我。”伽罗将头埋进小心的颈窝里,嗅着青年身上独有的气息。

“下次别再激他了。”小心顺势靠在了伽罗的肩上。

“为什么?小心不觉得很好玩吗?”

“我的门……”小心略带心疼的瞄了眼店门。

“没事,坏了让阿卡斯赔就好。”

“…真恶劣…”小心对着伽罗翻了个白眼。

“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报个信呢?”伽罗左手托着下巴,右手轻轻梳理着小心柔软的黑发。

“你打算把他供出去。”小心有些昏昏欲睡

“他玩的有些过了。”

“因为抢了你的猎物……”

伽罗没有回答,只是那双莹蓝的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

“……愉悦犯……”小心骂道。

“回家吧。”

“嗯……”

—————TBC——————

乖,要学会产量啦,妈妈(?)我也该休息(住口)下啦~

空空要在11点之前睡觉💤:

是呀是呀,所以别抽了x,最好自己产吼

云云今天画画了吗:

婉嫕今天也想当倾听墙:

没毛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herry:

不想产粮!

水兮兮兮兮兮:

小夏:

我不是我没有😢😂

转载自:万皮王

打电话

给NO宝短漫的配文~

 @嗯哦请按字母读音谢谢。 

ooc预警
雷者勿入
禁止ky,靴靴

ready?———
go!————



“杰克先生,有您的电话。”美智子轻摇着扇子对着屋内正享受美味下午茶的绅/士说到。
“多谢,美智子小姐。”杰克一脸疑惑,心道谁会在这个时间点上来电,嘴上又应着站在门口的美智子。
“要快些哦,毕竟是重要之人的来电呢。”美智子咯咯笑笑,摇着扇子走开了。
杰克目送着美智子离去的背影,‘重要的人?难道……’
杰克难得毫不犹豫的放下手上还冒着热气的红茶,起身整理了一番身上微有些皱褶的衣服,信步朝着庄园的电话亭走去。毕竟,作为一个绅士是不会让人就等的。
杰克拿起了话筒,却是没有马上开口。倒是电话另一头的人先发制人了。
“喂,杰克。”
奈布?虽然通过美智子小姐的话预料到了来电的人会是他,但当他听到对方声音的时候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番。
“好不容易排到了电话但又不知道要打给谁。”
“……”
“我的家人又都死了……”
“……”
“我也没什么朋友……”
“……”
“我只剩你了杰克……”
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有些发颤,许是回忆起了什么不好的记忆,杰克沉默了几秒,开口道:
“小奈布,有什么话就不能当面说嘛,庄园主很忙的,话费也是钱哇,要珍惜一点的。说好一起去浪漫的土耳其呢?”
隔过电话的夹杂些电流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真人的声音也环绕在耳畔,奈布斜眼看着身旁拿着话筒一脸无辜看着自己的杰克,捏着话筒的手微微颤抖,狠狠的扔向杰克的脑袋,转身离开。杰克,捂着脑袋,心道,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一旁默默看完全程的艾米丽默默在心里嘀咕着:杰克你个猪蹄子,注孤生……

日常(茗NO)

纯属写着玩的,没过脑子没过肾x
给我老婆的中元节小礼物
开学啦,以后更新更不勤了x

————ready?
————go!

“小————希!”
少年清澈的嗓音大老远的就传来,茗若希整理了下脖子上几乎没怎么摘下过的围巾,转过身,张开双臂,接住了迎面扑来的NO。

“小希,今天去哪玩啊?”NO黄绿色的眼眸里闪着光,满脸期待的看着茗若希。

“图书馆。”

“呜欸,不要啦。好好地周末去什么图书馆啦!”NO蹭着茗若希的围巾,说话有些模糊。

“东街新开了一家甜品店,风评还不错,去看看?”茗若希揉乱了NO那头柔软的棕发‘手感不错’茗若希忍不住感叹道

“好哇,走着!”NO没理会刚才被恋人揉乱的发,牵起茗若希的手就往前冲。

“等……”话还未说完茗若希就被NO给拉走了,看着被他牵着的手,茗若希提着围巾掩住了唇边的笑容‘这样……也不错。’

“呜啊!”NO发出一声惊叫,捂着额头就地蹲下。“疼啊。”

“你是笨蛋吗?”茗若希皱着眉,扒拉开NO捂着额头的双手仔细的检查着他的伤口,发现只是红了一圈并无大碍后松了口气。忍不住说到“电线杆就在那里不会避开吗?现在疼了吧,下次看你还敢不敢不看路。”茗若希拉着NO站了起来,轻揉着他额头。

“嘿嘿,下次不会啦。”

“还有下次?”茗若希挑眉

“没有没有。”NO连忙摆手

‘啾’

“欸!”

NO又把额头捂紧了,瞪大双眼看着茗若希。

“还疼吗?”

“不……不疼了。”

“那走吧。”茗若希拉着NO提脚就走

“哦……哦”NO也任由着他拉着自己,显然还没从刚才的吻里回过神来。

小希……太犯规啦……

————END———

【24h伽小】飞鸟的花

七夕什么的果然还是要吃刀啊(bushi)
客官你订购的七夕刀到了X
全群我最渣,鉴定完毕。
日常OOC 雷者勿入

飞鸟症伽✖️花吐病小

重度OOC,重度OOC,重度OOC
结局BE,雷者勿入。


——ready?
——go!


01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小心养起了花。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宅家人也说不上来,只是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心的花已经结苞了。
  “这是什么花?”伽罗指着其中一盆问道。
  “风信子”小心拧着手中的魔方没抬头
  “这个呢?”
  “风信子。”
  “这个......”伽罗顿了顿,“也是风信子。”用的是肯定句。
  “嗯......”
  至于养风信子的原因,小心没说,伽罗也没问。
  就算问了,小心也不一定会回答的。伽罗这样想着。

02
  伽罗最近在躲着他,小心看着手中闪着蓝光的魔方,快速还原后放回了床头柜上起身走出房门。
  门关上那刻,伽罗脱离了魔方形态坐在了残留着小心离开不久还尚有余温的床上。
  他贪恋着这份温暖。
  伽罗打量着自己结实的手臂,将袖子挽起,露出了下面雪白的纱布,以及纱布里隐隐约约夹杂着的黑色羽毛.....
  “一个星期前的伤.....”他在自言自语
  “没有愈合的伤口......”和时不时从伤口处飞出的黑鸟
  种种迹象表明了伽罗患上了什么复杂的病症。他不敢告诉他的搭档,是怕他担心;他躲着他的搭档,是怕他发现。
  伽罗有些烦躁地放下袖子,看向窗台已经开花的风信子。
  “花瓣.....是不是落得有些多了?”

03
   小心一如既往的站在窗台边浇花,在一阵剧烈的咳喘后,捧了一手的白色风信子。
   “要快点打扫才行。”
   放下了水壶,小心略显匆忙的离开了。以至于他忽略了雪白花瓣中的那抹黑。

04
   乘着小心离开房间的短暂时刻,伽罗快步走到窗台旁,轻易地发现了那片纯黑的羽毛,并毫不犹豫的销毁了它。
   “应该没有发现。”
   低低的安慰了一下自己,伽罗转身离开了,紧张和心虚的作用下,他忽略了雪白花瓣里残留的几丝鲜红。

05
   ‘那只鸟又来了,挺可爱的。’小心在日记本上写到。
   从三天前开始就有只纯黑的鸟徘徊在他的风信子旁边。小心一开始有些担心它会啄食那些他用来掩饰病情的风信子,但观察后并不如此。
   或许只是被花香吸引过来的。他这样分析着。

06
今天那只鸟又飞去找小心了,不过看他似乎没有发现什么,真是太好了。伽罗摩挲着伤口,陷入了回忆。
三天前的一时大意让一只新生的鸟逃走了,匆忙之际他追了出去,却发现它在小心的风信子旁徘徊。而小心本人也在窗前浇花,当时看见小心有些惊愕的眼神时伽罗感到后背一阵发寒,担心病情会暴露的可能也害怕小心会因他的隐瞒而失望的眼神。
事实上,他的担心和害怕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小心本人也在隐瞒着自己的病情,以至于没有精力再去调查飞鸟的来源。感叹着虚惊一场的同时,伽罗心底却浮上了一层失落。
这是怎么回事?

07
  伽罗出门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了,发生了什么?
  小心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转身离开。
  百无聊赖地漫步在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嘈杂的环境丝毫吸引不了他的注意,就连平时最为钟爱的魔方也失了兴趣。满脑子都是那个人,他的行为,他的言语,他的.....烦恼。
  伽罗有事瞒着他,他一开始就知道的,只是没有说出来,但是更多的......是想让伽罗自己说出来什么的,其实更多的是试探吧。小心忍不住开始唾弃自己了。
  喉咙突然传来的瘙痒感让他连忙瞬移躲进了小巷的深处。剧烈的咳喘声消逝在空气中,除了当事人,无人注意。小心看着手里破碎的花瓣,“伽罗......我要怎么办?…….我该拿你怎么办?......”周身的的空气颤了颤,再次归为平静。

08
伽罗严肃的看着和他面对面坐着的阿卡斯,对方身上的箭伤已经被他做了紧急处理,倒也没什么大碍。
“凯撒真的和刀疤星合作了。”
“消息确凿,你打算怎么办。”
“凯撒那个叛徒,死不足惜!”伽罗怒不可竭的重锤了一下地面,似乎牵扯到了伤口,动作有些僵。
“伽罗,你受伤了!”阿卡斯激动地从地上跳起,又呲牙咧嘴的坐下。
“不是什么大伤,无碍。”伽罗皱着眉解开手臂上缠绕的绷带,眼睁睁看着黑色的飞鸟扑腾着翅膀从伤口中飞走。在旁人看来惊悚无比的场景他却早已习以为常。重新缠起绷带,毫不在意身前的阿卡斯目瞪口呆的表情。
“伽......伽罗,刚才的是。。。。”
“没什么,半个月前的伤。”
“飞鸟症?”
“那是什么?”
“你不知道?!”阿卡斯表面无比惊讶,实则内心吐槽着:这人的神经到底是有多粗?
“飞鸟症,受伤之后如果在一天之内不能结疤,就会从里面钻出黑色的飞鸟。如果伤者濒死,就会钻出一只白色的飞鸟。两种飞鸟皆是伤者灵魂所化,他们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不管多远。当白鸟消逝,便预示着伤者的死亡。”阿卡斯语不停歇的给面前愣怔的伽罗科普着。
“所以,伽罗.....”阿卡斯顿了顿
“你的心上人是谁?”
“………”

09
小心挡下伽罗攻击的那瞬间他知道了,伽罗他……动了真格。
“别伤人!”小心皱眉看着伽罗。
瞥了一眼身后被他推到一边的警察,确认无事之后正视着伽罗。
“跟我回去。”
“这件事与阿德里星人有关,我要亲自调查”
“……”
“……”
刹那间气氛僵了。周围端着枪的警员们微微发着颤,紧张的盯着眼前的两人。
“那我只好动手了。”小心阴沉了脸
“反正初见之时,我们就是敌人。”伽罗放下墨镜,笑着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小心转过身紧跟着进入了战斗状态。
“哈”伽罗将右手幻化成刀,直直冲向小心。小心闪避着伽罗的刀轨,瞬移到他的身后。本想一掌将伽罗制住,可没想到伽罗早已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反手用刀当下了小心的攻击。
“哈”伽罗怒喝一声,将小心推出了几米开外,又闪身刺向他。小心闪避了一下,伽罗趁此机会收了刀,改为握拳朝小心挥去。
小心五指成爪,截下了伽罗的攻击。周围的警员们头冒冷汗地看着两人打的不分上下,面面相觑。
小心坚持了几秒后,终究力度不如伽罗,被他打了出去,撞倒了两名身后的警员。
伽罗复杂的看了眼倒在警员身上的小心,转身变成了一架飞机离开了。刚才愣怔的警员们纷纷拿起了手中的枪朝着伽罗离开的方向射/击。
“可恶,让他逃了。”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小心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抱胸,看着伽罗飞离了视线,轻轻地松了口气。

010
卡拉卡拉,这是什么声音?‘哦,骨骼的摩擦声啊。’伽罗走向小心。‘啊,真的已经到极限了’伽罗想着。伸手环住小心,倒在他身上,粗重的喘气声暴露了他的状态。
“你已到极限,不要勉强。”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
“……”小心睁大双眼,心下顿时有了几分不想的预感,偏头想要看看伽罗,却只能看见他莹蓝色的发。
“凯撒快到了,让我最后一次……变成你的武器吧!”说罢身体渐渐淡化成一片蓝色包裹住小心的身体。可出人意外的是,在那片蓝色中却给出了一只浅灰色的鸟,扑腾着翅膀在小心身边飞了两圈,又飞向了天际。
远处,凯撒已经高速冲着小心飞来,他瞥了一眼浅灰色的鸟,嘲讽的朝小心笑了下,便攻了过来。
小心拿着伽罗幻化出来的巨爪接下了凯撒的攻击。凯撒冷笑一声,渐渐加大力度,小心的脚下慢慢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叮’小心头盔上的按钮闪了一下,凯撒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分身。分身朝着凯撒的脸就是一个回旋踢。但凯撒却轻易的避开了。飞到了一边。
小心急忙赶上去,正想给凯撒补一脚时,凯撒突然怒吼一声,用紫色的能量体将小心包住。
“嘿嘿”凯撒紧紧握住双拳想要把伽小两人就此捏死时,小心奋力撑开了能量体。蓝色的能量体又转换成了伽罗,撑住了凯撒的能量,小心趁此机会,飞身上前,一脚狠踢在凯撒的脸上。直直将凯撒踹了出去。
紧接着,三人纷纷坠落,伽罗迅速接住了小心,又再次化成了蓝色的能量体,带着小心追上了凯撒。
再次将凯撒击落到一座大厦里后,小心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看着凯撒举起了那座大厦向他扔来。
“哈”举刀将大厦劈成了两半,小心正想松口气时,凯撒猛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抓着他的领子就往地上摁。高速飞行的情况下,凯撒把小心的脸在摁地上摩擦着,‘幸亏有头盔挡着’小心默默庆幸一把。
过了一会儿,凯撒放开了他,抓着伽罗就往另一座大厦飞去。
小心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感到眼前一阵模糊,将视线移到了右手的伤口上,瞬间明白了‘毒……发作了。’
“咳咳……”吐了一地的花瓣‘为什么这个时候?!’
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小心转头看向凯撒把伽罗带到的大厦。
凯撒将伽罗一拳打到墙上,原本光滑的墙面顿时出现了几条裂缝。伽罗从墙上滑落,跪趴在地上。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个上将为了这星球的废物,沦落到这个地步,你这样做值得吗?”凯撒俯视着跪在地上咳喘着的伽罗。
“咳咳……”
伽罗抬手抹去了嘴角的血,起身直视着凯撒“你这种人……是不会明白的!”
“我本来想留活口的。”轻叹了一口气,凯撒一掌击向伽罗,掐住了他的脖子,慢慢的举离地面。
“废物是没有生存价值的。”凯撒低低的笑着。
小心极速顺着大厦的墙面跑到伽罗和凯撒所在的地方。刚刚到达就看见凯撒掐着伽罗的脖子。凯撒因为小心的到达而分了神,伽罗乘机制住了凯撒的左手。小心冲向凯撒,不由分说地变出了三个分身,快速控制住了凯撒的动作。
“伽罗,快动手!”
“哈——”伽罗将右手幻化成刀,狠狠劈向凯撒身后的紫色能量体。
“我……我的能量……”凯撒瞬间如同老了几十岁似的,跪在地上,小心收了分身,一脚把凯撒踢出了大厦。
小心微微喘着气,向后看了眼伽罗。
“是时候了,最后一击!”
小心飞出了大厦,抓住了凯撒的肩膀,狠狠的摔在地上。凯撒颤颤巍巍站立起来看着天边的蓝与紫。
“哈—————”两人的声音……重叠了,将凯撒的腹部打穿后,再次分开,站定。
一旁,机车里的开,甜,花,粗,看见此景都明白了“赢了。”
伽罗脑力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身体一软,栽倒在地。
一旁躲难的星星球人们见危机消除,纷纷走了出来。他们欢呼着,从中了毒,累极的超人身边走过,却没人上前搀扶。
小心捂着伤口,略显艰难的走到伽罗身边,看着伽罗摘下墨镜后脸上异常明显的皱纹,说“快…找博士…看看。”
“没用的,博士也解决不了了。”话语中的无奈却只有他自己才懂。
“……”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赶来的警//察阻止了。
“不好了!”来人穿着粗气
“蓝光防御系统被破坏了,开启不了了!”
“啊—————?!”刚才欢呼着的群众们顿时慌乱了起来。
机车里的开心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看了眼机车的显示屏,大量的敌对飞船正向星星球飞来。
“第二批部队来了,我们上!”正说着,花心却倒下了。
“病毒…蔓延全身……动不了了…可恶……”
“……”小心超人看着机车,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咳咳”一旁的伽罗咳喘两声,摘下了墨镜,交到小心手上。
“小心超人…这个送给你…”
“你……”小心有些欲言又止,但当他看到伽罗手上缠绕的绷带时,有些惊讶,可看清那些绷带上夹杂着的羽毛,一瞬间,好像什么都说得通了。
“星星球是我第二个家,最后…我想做点贡献”
“伽……”毒药发作,小心只能软软的倒在地上却伸出手,想要挽留住向前走去的那人。
伽罗的眼神异常的坚定,终于,在距离小心十几米的地方,他停住了。看着手上的绷带,最终解开了它。近乎白色的飞鸟从伤口飞出,展翅,来到了小心身边。
‘飞……飞鸟症?!’
“咳咳……”又是一捧花瓣。伽罗转身看向小心时看到满地的花瓣,瞬间明白了。
“小心超人……遇见你,是我最开心的事”转身跑到小心的面前,拥住了他“我爱你……”在他的唇角轻轻落下一吻,朝着天空飞去。
“从胸口拿出属于自己的能量体,看着方块上与小心的一幕又一幕,伽罗笑了。
“再见了。”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久久不愿散去。莹蓝的光电纷纷扬扬的落下,与湛蓝的天空形成了鲜明对比。最后一片白色的羽毛轻轻摇摇的落在了小心的头上,他捧着伽罗的墨镜,大滴大滴的泪水掉落,
“啊————”撕心裂肺的痛,从心开始蔓延。伽罗伽罗伽罗!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抛下我一人,留在这个世间苟延残喘?伽罗啊!





“传说,每一个被称为战神的人,时候都会化作天上了一颗星星。不知道哪一颗是伽罗呢?”阿阿卡斯将刚摘的花放在了伽罗的墓碑前,看着满天的星星对着小心说到。
小心微笑着看着阿卡斯,在心里默念着‘他,已在大家心中。这,就足够了。”

—————END——————